男子身高19米號稱3米5自封宇宙第一巨人(圖)

作者:女足

  “我的身高有三米五,現在還在繼續長高,目前身體不好,沒有經濟來源,你能不能幫幫我”,一則這樣的求助信息出現在揚子晚報記者的QQ上。世上竟然有人身高達3.5米?為此,記者專程從南京趕赴連雲港進行調查,結果大跌眼鏡,這人的身高僅有1.9米左右,而且是一個經常忽悠各個媒體求名求助的“高人”。

  近日,揚子晚報記者的QQ上突然跳出一條求助的信息:“我身高3.5米,目前還在長高,因為身體不好,家境困難,所以想得到您的幫助”。目前世界上最高的人也隻有2.51米,比最高的人高出一米是個什麼概念?揚子晚報記者立即與其進行了聯系,對方表示,自己叫袁帆,今年22歲,因為家庭困難,所以沒有手機。並自稱,自己在連雲港,不知道得了什麼病,身體一直瘋長,目前已經長到了3.5米左右,似乎身高還在長。

  揚子晚報記者表示,如果真的因為身高、身體不適,需要幫助,肯定沒問題,但不可以用身高作為新聞點,向記者虛報數據,否則肯定無法對其進行幫助,希望袁帆測量一下當天的准確身高。袁帆當即表示,目前已經無法直立,所以隻能躺著測量,記者表示無異議后的幾小時后,袁帆給記者回復了QQ,表示,自己的實際身高是3.08米,沒有任何一點水分,並發了自己的照片供揚子晚報記者確認。

  12月25日,揚子晚報記者從南京趕到了連雲港,在袁帆家巷口見到坐在台階上等候記者的袁帆。當天的氣溫隻有幾攝氏度,袁帆穿著大紅色的衣服等候著記者,外表看起來很壯實,因為是坐著,所以記者沒辦法看見他的實際身高,只是覺得其很長的小腿比例有些失調。看見揚子晚報記者,袁帆開始訴苦:19歲開始瘋狂長個子,已經有3米了,因為瘋狂長個子,所以身體不好,因為個子太高,想找工作也找不到,所以家境十分困難,希望得到大家的資助。袁帆告訴記者,他想找一個坐在辦公室裡的文員工作。記者表示,最好能到他家裡去採訪,袁帆當即面露難色稱自己不想回家,在記者的堅持下,袁帆這才答應了記者的要求。

  袁帆費力地站起來,手扶著旁邊的牆和旁邊一輛金杯面包車,這輛金杯面包車高度大約2米,揚子晚報記者眼前站直的“巨人”似乎隻比面包車高出二三十厘米,絕對沒有自稱的3.08米,身材的比例總感覺怪怪的,特別是小腿顯得尤其地長。袁帆彎下腰,拿起旁邊的一把小椅子,開始走向旁邊的家,從巷口到袁帆家大約五六十米,袁帆就一直彎著腰,蹣跚地走著。

  袁帆的家是一個二層的老式住宅,彎著腰到家的袁帆坐在了凳上休息,揚子晚報記者用尺測量了一下,他家的一樓層高2.4米左右。記者想給袁帆測量一下身高,袁帆開始找各種借口:“身體不好,站不直”、“躺著才能測量”等等……在揚子晚報記者再次堅持下,袁帆勉強答應了測量的要求。可他一站起來就露了餡,聲稱3.08米沒有水分的“巨人”,竟然距離2.4米的房頂還有好大一截,隻有2.1米左右,甚至他將手臂伸直觸摸屋頂,手指尖距離屋頂都還差一點點。對此,袁帆的理由是,自己因為身體不好,還沒有伸直,要求記者陪著他去二樓測量,說躺著就能伸直了。

  袁帆上樓后要求躺在地上測量。可一坐在地上,他便表示小腿痛,開始揉著自己的小腿。然后奇跡發生了,袁帆的右腿開始變長了,在他躺下的一瞬間,右腿明顯比左腿長出了幾十厘米,這一次身高突然漲到了2.4米左右。“你的右腿怎麼比左腿長?”揚子晚報記者迅速上前,從古怪的右腿中找出了一塊疊好的棉布,而他的兩隻號稱53碼的鞋子裡竟然塞滿了棉布,原來所有的機關都在腿上,這位“高人”之所以一直要求躺著測量,就是希望能借助褲腿裡的這些名堂來“增高”。

  眼見自己的小伎倆“敗露”,袁帆開始表示,自己確實沒有3.08米,也沒有2.4米,但肯定有2米多高。揚子晚報記者表示,如果真的想得到幫助,首先要說實話。袁帆願意再次測量他的准確身高。揚子晚報記者讓他坐著,一段一段地分別測量,小腿50厘米左右,膝蓋到胯部60厘米左右,面對尺子,袁帆仍然找出各種作弊的方法試圖增加自己的身高。記者測量的數據大約是190厘米左右。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鄰居告訴記者,袁帆是雙胞胎,從小父母離異,有個哥哥,兄弟兩人身高一直差不多。一位鄰居還告訴記者,以前也經常有記者來採訪,有些拍張照片問幾句就走了,甚至還幫他刊登過新聞稿件,后來可能是感覺這樣容易出名,他就開始經常吹噓自己是宇宙第一高人,騙記者過來採訪。

  揚子晚報記者聯系了一位也曾被忽悠的媒體記者朱旻瑞,據他介紹,幾年前連雲港媒體刊登了一條巨人的消息,他們信以為真就趕到了連雲港,結果現場發現袁帆身高有做假的跡象,要求查看腿裡面有什麼的時候,袁帆拒絕採訪轉身離去。

  就在揚子晚報記者採訪中,袁帆的爺爺回到家,得知記者專程從南京趕來採訪巨人,爺爺禮貌地請記者停止採訪:“你們回去吧,別採訪了,這小子沒那麼高”,記者問,“我們剛剛測量了袁帆,大約1.9米左右,他實際身高究竟多少?他爺爺說:“差不多也就這麼高吧,他不值得採訪”。 揚子晚報全媒體記者 宋嶠 文/攝(陶衛萍、欒勇對此文亦有貢獻)

  在去連雲港之前,我就知道你不可能3.08米,但我還是去了,我以為你只是因為家庭貧困不得已為之,以吸引記者的眼球,尋求生活上的幫助。

  70歲的爺爺打工賺的辛苦錢把你養得其實很壯實,作為雙胞胎的哥哥努力打拼已經有了自己的生活。我作為一名記者,都一一看在眼裡。

  截至發稿,你還在QQ上反復跟我說“希望把我身高多寫一點,寫成兩米多……”我想對你說,看到這些,我很失望。我希望這篇稿件見報對你的人生是一件好事,你未來的路還很長,1米9也許算不是巨人,但比很多很多人已經高出很多。

  欺騙是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立足的。謝謝你鞋子裡塞滿布、腳尖踮在厚厚的布上的表演……希望你的過去,因為這篇稿件,畫上一個句號,這一頁翻過去了,你的明天一切重來。 面對面採訪你的我1米7都不到,其實我真的真的很羨慕你現在的身高。

本文由皇家赌场hj883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