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无关政治20年前的美伊之战完美诠释了这句话

作者:世界杯

  20年前,也就是1998年的世界杯上,伊朗和美国队的小组赛因为涉及政治因素而变得看点十足。外媒footballparadise专栏作者Samiran Mishra为我们回顾了那年的世界杯和那场焦点之战的前前后后。

  谈到伊朗足球,就不得不谈到1998年的法国世界杯,当他们和美国队交手的时候,国家正处在海湾战争的背景下。但到了20年后的今天,伊朗将带着更强的阵容和更大的希望来到俄罗斯。

  1998年1月,时任伊朗总统卡塔米曾接受了CNN的专访,他表示希望和美国来一场“民主对话”。卡塔米是一个强调进步的政治家,在选举时他曾表示希望在国家发起改革,并主张人民享有。但自从1979年的伊斯兰革命之后,伊朗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紧张。卡塔米希望改善这一局面,他重新制定了本国与西方各国的外交策略,同时欢迎外国企业来伊朗投资。

  要知道在三年前,克林顿政府曾对伊朗强加制裁并禁止伊朗和美国的企业有商务往来。据托克维尔《论美国民主》一书中的描述,卡塔米希望和美国找到共同点,并且从压迫中解放出来。卡塔米的想法收到了不错的效果。两国之间的关系开始有所缓和。双方达成了更为紧密的外交关系,而曾被禁止的伊朗地毯和开心果等物品也逐步被放行。

  友谊的曙光刚刚出现,但德黑兰国内的保守派对此却相当不满。伊朗国内的一些牧师早已习惯了“美国之死”(Death of America)的标语,所以卡塔米的和平计划也很难进行下去。最终双方的友好进展被迫搁浅了。在紧张的政治关系之外,两个国家的足球队却在1998年世界杯的舞台上相遇了。这里没有克林顿,也没有卡塔米,但从场上的22名球员身上,你还是能够看到两个国家在政治和意识形态上存在的紧张关系。

  在1998年世界杯开打的前三周,伊朗足协宣布前艾斯迪格拿足球俱乐部的中场球员塔勒比(Jalal Talebi)担任球队的主教练。虽然西方的球迷们不太了解此人,但其实他和美国有着很深的渊源。这位前伊朗国脚在加利福尼亚海湾区居住了有17年的时间。塔勒比的妻子希拉在这里经营着自己的皮肤护理店,而塔勒比除了执教,还在斯坦福大学附近经营着一家餐馆。

  塔勒比曾在海湾区短暂执教过德安萨社区学院(De Anza Community College)的一支球队。而这支球队之前的主帅则恰好是当时在美国队执教的史蒂夫-汤普森。两人此前在美国只见过一面,而现在他们在法国要作为对手再次相遇。

  在大马士革的Abbasayyin球场,伊朗在世预赛首战17-0大胜马尔代夫。球队中场卡里姆-巴盖里一人打进7球。次回合双方在德黑兰交手,伊朗又赢了个9-0。此外,伊朗还在客场7-0大胜吉尔吉斯斯坦。在世预赛第一阶段的6场比赛里,巴盖里共打进了惊人的12个进球。不过在之后一轮的世预赛中,虽然巴盖里在8场比赛里又有6球进账,但伊朗只能排在沙特之后位居小组第二。他们需要与另一个小组第二日本队进行附加赛,来争夺参加世界杯的资格。

  双方的这场关键比赛在马来西亚的拉庆体育场展开。两队在90分钟内2-2战平,加时赛进行到第118分钟的时候,冈野雅行的进球帮助日本队赢下了比赛。但伊朗仍有进入世界杯的最后一个机会,他们需要在两回合的附加赛里击败由维纳布尔斯率领的澳大利亚队。

  在比赛开始前,从媒体的报道中你就能看到气氛的不安。澳大利亚显然对作客伊朗的安全问题不太放心,但比赛还是照常进行了。澳大利亚方面曾希望比赛能在一座中立球场进行,但这并没有被采纳。

  “赛前我们去看了看球场,然后我们中的大多数人都说,‘这就是我们踢球的原因,就是为了这一刻’”澳大利亚队长阿莱克斯-托宾表示。要知道,那场比赛共有12.8万名球迷涌入球场观看两队的比赛。“他们不是那种会让你感到恐慌或者害怕的观众。他们很有激情,但只要你是一名职业球员,你就会喜欢这样的场面。”

  当时还在利兹联效力的哈利-科威尔在第19分钟为澳大利亚先拔头筹。但在半场结束前5分钟,霍达德-阿齐兹为伊朗队扳平比分。下半场两队均无建树,1-1的比分保持到了终场,澳大利亚人也拿到了一个宝贵的客场进球。伊朗球员乃至整个国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了这关键的客场比赛上,但球队糟糕的客场成绩却让人乐观不起来。

  在澳大利亚的比赛,科威尔和维德玛的进球让澳大利亚取得了2-0的领先,看起来伊朗人晋级世界杯的梦想已经渐行渐远。但比赛第75分钟,阿齐兹助攻巴盖里打进一球,之后阿齐兹又自己打进一球,伊朗队奇迹般地扳平比分,而阿齐兹这个堪称伊朗历史上最重要的进球也把他们送进了世界杯。

  德黑兰国内的气氛彻底被点燃。据说之后有大约5000名激动的伊朗女球迷挤入阿扎迪球场欢迎她们心中英雄们的回归。要知道此前阿扎迪球场是禁止女性入内的,但这一次,在这样的场合,宗教和警力并不足以战胜这些球迷们的热情。

  当时伊朗和美国的政治关系一度非常紧张,所以当两支球队被分到一组时自然话题十足。除了这两队,同组的还有德国和南斯拉夫。

  对于伊朗和美国而言,这场比赛的重要性远远大于足球和比分。外界对于世界和平的担心也远远超过了这场比赛本身。自由主义者们担心保守派会用世界杯来宣传他们的想法, 保守派则害怕法国“非伊斯兰教”的氛围会暴露他们对于现代化的抵触。更别提所谓的“人民圣战者组织”了。该组织曾利用足球来扩散他们的反伊朗政府的立场。

  出人意料的是,法国电视台在赛前就点燃了第一缕敌意的火苗。在伊朗和美国比赛的几天前,法国电视台播出了由莎莉-菲尔德主演的电影《狂奔天涯》。这部电影描述了一位美国女性和她喜欢虐待的丈夫在伊朗严苛神权下的生活。最终这位美国女子离开了她的丈夫,带着女儿逃回了美国。

  这部电影的播出很快就引起了争议。伊朗足协官方表示这种做法煽动了两个国家本就紧张的政治局面。“这种做法是不对的,这并不是伊朗文化的真实反映,”塔勒比表示。“在世界杯期间,大家谈论的都是团结和爱,但有些人却放了这部电影。这对大家都没好处,这只会让我们训练营里的球员感到不高兴。”

  而作为伊朗的年度最佳球员,阿齐兹则表示自己会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球队击败美国队。你可以想象在看过这部电影之后,他内心的想法又坚定了多少。“我们不会输掉这场比赛,”4月份在德黑兰阿齐兹曾说了这样的话。“很多受难者的家人也希望我们赢下这场比赛,我们会为了他们赢下这场球。”

  阿齐兹所说的这些受难者是在两伊战争中去世的,阿齐兹相信1980年是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发动了这场战争。不过这里需要说明的是,阿齐兹说这些话完全是站在竞技比赛对手的出发点,而非反美的伊朗爱国主义者的出发点。此外,伊朗也不允许美国的球探在世界杯前看他们的比赛。辛普森和他的教练团队在世界杯前并没有得到在德黑兰看伊朗队比赛的机会。

  虽然在伊朗国内依然有反美立场的存在,但球员们脑子里更多想的还是竞技和友谊。在圣埃蒂安和南斯拉夫的比赛之前,伊朗球员们将白玫瑰送给了他们的对手。很多人都预测在和美国的比赛前也会出现类似的场面。

  美国队首战在巴黎输给了德国。因此他们将晋级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和伊朗的这场比赛里。双方的这场比赛在里昂进行,而赛季各大媒体的头条报道的也几乎都是这场比赛。法国警方则表示,这场比赛不会被任何组织或者革命团体用来当作推行他们政治策略的手段。如果说这还不够,那么双方在开球前的故事就让主办方更加头疼了。

  根据比赛规则,赛前B队的球员应该走向A队和他们的球员握手。伊朗在比赛中成为B队,但他们的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表示伊朗球员不会去主动和美国球员握手。在经过几分钟的外交紧张局面之后,双方终于达成一致,美国球员会主动走向伊朗球员和他们握手。

  之后发生了让人惊讶的一幕。只见每一位伊朗球员都拿着象征和平的白玫瑰,送给和他们握手的美国球员。在双方紧张的政治局面下,22名球员相拥的照片无疑是团结的最好象征。至少在这一时刻,你可以暂且把政治放在一边,好好享受足球带来的团结和精神。

  而比赛本身也极具观赏性。伊朗在半场结束前由埃斯蒂利打入一球,第83分钟马达维基亚的进球则将比分扩大为2-0。虽然美国队由麦克布里奇打进一个安慰性的进球,但伊朗仍将这样的比分保持到了最后,也拿到了他们在世界杯历史上的首场胜利。两支球队在小组赛都惨遭淘汰,但对于国内的伊朗球迷而言,战胜美国队的喜悦丝毫不亚于赢得世界杯冠军。

  距离里昂的那个夜晚已经过去了20年。伊朗在俄罗斯世界杯上将和葡萄牙、西班牙以及摩洛哥同组,想历史首次杀进淘汰赛阶段并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2006年世界杯上伊朗曾和葡萄牙有过交手,C罗在比赛中取得进球,也帮助葡萄牙2-0取胜。有趣的是,这次伊朗队的主帅正是C罗的同胞奎罗斯。“我们需要了解世界杯上战术层面的一些细节以及它是如何展开的,这对我们非常重要,”奎罗斯表示。

  伊朗的目标当然是进入淘汰赛。虽然他们是亚洲的希望,但迄今为止他们还没有在世界杯的小组赛中突围过。相比1998年的那支伊朗队,如今伊朗阵中有不少球员都在欧洲踢球。后卫米拉德-穆哈马迪、中场萨伊德-埃扎托拉希和阿兹蒙都在俄罗斯踢球。曾有记者问奎罗斯他对于队中有多名球员在俄罗斯踢球效力怎么看时,葡萄牙人表示:“毫无疑问,这非常重要。这是伊朗球员进步的表现。2011年,我们只有一名球员在西班牙踢球,但现在球队首发阵容里有60%的球员都在欧洲效力,其中三位还恰好在俄罗斯联赛踢球。”

  “这对球队非常重要,因为他们会给我们传递一些信息,让我们更快地适应俄罗斯。从他们身上你也可以看出在过去8年伊朗足球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在这些球员身上,你当然可以幻想一些伟大的事情。而世界杯上的其他球队也决不能忽略伊朗足球在过去10多年的发展和进步。

本文由2019亚洲杯竞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