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型史诗历史小说《穆桂英挂帅

作者:中甲

  本小说属于原创,以一种小说的形式来纪念我踏足贴吧以来的所有经历,以及将身边的二次元死党好友们写在故事里。以此来纪念我们的友谊,也不枉我们在贴吧相识一场。我想写完这部历史小说的那一天也基本是我退圈的时候了,算是给自己留下一份美好的回忆吧。2楼人物演员表!

  主线人物:李宇航,虎二,黑子,何勇,杨逍遥,寇水,关妹,锦瑟氏,黄皮,谷三,高科目,胡挂,张双鱼,小影,屈冷帝,

  辽军人物:国舅樱本姬,萧龙,艾旗元帅,包胡伞,印迹,颜姬公主,侧面太后,薇洛王后,迪艾王,

  宋朝人物:赵梦羽,刘克,宋徽宗,蔡京,高俅,童贯,宿元景,刘梦龙,阴狮子,皇寒鸦

  天下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是个千年不变的道理,每个人一辈子都在画一个圆圈,只不过有的人画的长有的人画的短,有的人在画的过程中充满激情和悲情,有的人却是一个平淡无奇的过程。有人说二次元的朋友称不上朋友,而是一个个虚幻的角色,但是我以为为友者当用心付出之,无论几次元只要你用心去交流对方,则不失为朋友二字。来吧,让我们一起走进故事触摸历史。注:本作属随心所欲之作,剧情时间线纯属虚构,请历史帝出门左拐无视即可

  公元1090年,北宋末年,朝廷腐败昏庸,黎民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大宋王朝经其野民有菜色,入其朝不闻正言。而与此同时在北方的辽国也在经历着一场朝政变故。

  此时的辽国已过巅峰时期,国君辽景宗病重,而此时的辽国朝政势力分为三股,一是新纳皇后侧面佳氏门生故吏遍布朝野,二是国舅耶律樱本姬手握十万精锐,三是艾旗元帅执掌军事。景宗见自己的儿子年幼心中放心不下,可身边的大臣皆为侧面佳氏门生,本欲除之无奈消息走漏,被侧面佳氏把持朝政。不久之后景宗含恨驾崩,临死也没立下遗诏,一时朝廷大乱,收到消息的国舅耶律樱本姬提全师进驻京师,艾旗元帅也不甘落后,率众文武赶往京师。

  侧面佳氏采纳大臣迪艾不可与国舅元帅争锋的建议,稳住二人,火速立景宗之子年仅6岁的耶律隆德为帝,是为辽圣宗。侧面佳氏自立为皇太后,大赦天下。

  仅仅过了一日,国舅耶律樱本姬十万大军已到京城,为首大将乃是辽国第一勇士萧龙。国舅军势强盛士气高涨,吓的守城官军不敢阻拦,国舅耶律樱本姬不等诏书带着萧龙将京师各个边防全部撤换,径入皇宫吊丧。与此同时艾旗元帅调动中央军二十万竟然将京师团团围住,自己率领一干文武直入皇宫。樱本姬与艾旗多年来同掌辽国南北军事,二者素来交好,此番只是携手会会侧面佳氏。皇宫外侧面太后的一万御林军挡住了二人的去路,国舅耶律樱本姬大喝一声:“放肆!尔等何人竟敢阻拦我等去路!活够了吗”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本宫看活够的人是你!”樱本姬与艾旗同时向北望去,原来是侧面太后领着6岁的小圣宗站在大殿之下,气宇轩昂,毫不畏惧。侧面太后威风凛凛手指二人“国舅与元帅见了圣上还不下跪?你们私自调动我朝半数兵马前来,难道想造反不成?”一句话说的二人竟无言以对。艾旗元帅心中感叹这娘们好心机,竟然提前一步拥立了新君,这就使得二人不得不从。

  这时,国舅耶律樱本姬心中不服,抬头指着侧面太后说道:“你凭什么拥立新君?我等不认什么太后新君,只认先帝遗照!不然我一声令下分分钟将尔等碎尸万段!”一语既出,使得硕大的皇宫广场内气氛降到了冰点,谁都不敢吱声。艾旗手下第一智囊包胡伞悄悄进言:“若她拿不出遗照,元帅不可轻举妄动,看国舅行事,若撕破脸则元帅先行下令围剿叛贼,挟幼子,把朝纲,罪在国舅,若她有遗照,元帅则拿下国舅收编他的部队,扣他个造反的罪名。”艾旗听后会心一笑、此时国舅耶律樱本姬尚不知艾旗已调二十万大军早早包围了京城。

  听完樱本姬的质问,侧面太后呵呵一笑,她早就料到会是这个局面,她清楚的知道此时只要稍一示弱万事皆休,于是面不改色从容一笑说道:“先帝驾崩尸骨未寒,尔等身为大辽股肱之臣竟然率兵逼宫是何居心!让大辽子民怎么看待!立圣宗为帝乃是先帝临终前亲口指认,整个皇宫的人都可以作证,尔等难不成想造反屠城?”

  侧面太后一句话说的三军将士纷纷窃窃私语,毕竟他们也不想看到内斗。侧面看国舅和艾旗仍不跪拜,心中知晓艾旗是在打自己的算盘,国舅是杆枪,不把他搞定这局势收不了场,于是侧面太后吩咐薇洛女王请出一人,众视之,乃是国舅耶律樱本姬的亲妹妹,先帝的王妃耶律樱本蓉。原来先帝景宗感樱本姬救命之恩,赐他全家姓耶律,并纳其妹为妃,加封樱本姬为国舅爷执掌北方全军。樱本姬在辽国地位显赫。

  此时看到妹妹,他瞬间软了下来,樱本蓉开口说道:“先帝刚刚驾崩,兄长不来吊丧却带兵逼宫,难道兄长忘了先帝的知遇之恩了吗!幼子圣宗是你亲侄儿,拥立他为帝也是先帝亲口指认的,汝等还不速速跪拜新君!”樱本姬听完自己妹妹一席话泪流满面,将剑收起,第一个跪拜了下去。艾旗一看也跪拜了下去,众人纷纷下跪,齐声朝贺:“臣等拜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侧面太后赶紧让众人平身,亲自下阶将国舅和艾旗扶起,挽起二人的手臂感叹的说道:“我大辽今后还要指望二位鼎力相助!来!快快进宫为先帝吊丧吧。”于是一场危机就这样化解了。侧面太后从此垂帘听政,制霸朝纲。

  侧面太后垂帘听政一月有余,辽国皇帝驾崩的消息传到宋朝开封汴京,文武众臣以为辽国遭此大变会一蹶不振,昏庸的宋徽宗将朝政大权交付蔡京,高俅一干奸臣,自己乐的逍遥自在,天天琴棋书画,好不快活。宋朝的年轻尚书赵梦羽见识不凡,感觉不妙,屡屡上书提醒宋徽宗谨防边关辽国南侵,可惜一片热血却被蔡京挡在太师府之外。赵梦羽气愤填胸仰天长叹,辽国元帅艾旗在此期间不断地派细作深入中原打探宋朝动静,得知宋朝边关防御松懈,中原百姓民不聊生,艾旗大喜。于次日在府中拟了一份万字奏折,准备上奏圣宗决意起兵南下伐宋。

  三天后,大辽早朝,侧面太后垂帘听政,艾旗与国舅商定后出班奏曰:“臣艾旗受先帝厚恩,无已报效,今臣打探得知宋朝已是病入膏肓,满朝重文轻武,经其野民有菜色,入其朝不闻正言,此时正是我朝举兵南下的好时机。臣议起兵四十万起兵南下灭宋。”侧面太后闻言心中暗喜,其实她也想有所作为,此时朝廷已稳固,的确是出兵的好时机。当下问道:“宋朝现在何人可上阵为将?”国舅樱本姬出班答道:“回太后,宋朝早已无人能战,自檀渊之盟后宋狗元气大伤,能战者如呼延赞早已老迈不堪,新人鼠辈何足道哉!臣愿助元帅一臂之力作南征先锋!”

  侧面太后闻言大喜,兴高采烈的说道:“好!准奏!本宫另外委任大将孙信,我妹薇洛,上将军迪艾王助国舅,艾旗接旨!命卿挂帅,起兵四十万择日南征伐宋!”艾旗曰:“臣接旨!”辽国起兵的消息很快传入中原,中原各郡闻风丧胆人心惶惶。太师蔡京竟然隐瞒边关告急文书,宋徽宗依然沉浸在女人的大腿和琴棋书画之中尚不知情。蔡京与高俅,童贯商议后,竟然密不发兵,伪诏命北方八郡太守李东阳运粮送至边关雍凉二郡以抗辽军。兵部尚书赵梦羽得知大怒,直闯后宫欲见徽宗陈述要害,竟活活被御林军挡在门外,赵梦羽站在大殿以外仰天长叹大叫:“可怜我大宋二百年基业要毁于奸佞之手也!”

  此时的雍凉郡已人心惶惶,城中百姓纷纷逃走,辽军先锋耶律樱本姬率精锐十万大军步步逼近,辽军为首大将乃是萧龙。雍凉二郡唇齿相连,凉州太守张亮畏惧辽军势力,欲献城投降。

  当下太守张亮与一帮文书商议献城,在城中将军府中也有一帮人在商议,他们商议的是如何抗敌,那就是城中第一大将刘超,刘超人称刘公,在雍凉一带极具威望,年轻就是军人,从军多年体恤部下深得人心。年仅三十却一事无成,仅仅在凉州任将军,只听一人猛拍桌子骂道:“这狗日的张太守,敌军未到他竟然吓的要献城,这仗还怎么打!”说话者名叫虎二,有万夫不当之勇,是早日凉州死囚,因为人仗义且有一身武艺,被刘公收留为将。又有一人说道:“此刻乃是我等存亡之际,将军不可迟疑,某以为不如我们杀了太守率军民一起扛辽,某不才愿为将军出谋划策。”说话者名叫刘审,是个落魄书生,与刘公同岁,写的一手好哲学且为人足智多谋后随刘公帐下为幕僚。站在他身旁的是一员身穿银甲的大将,此人处乱不惊,乃是雍凉非常贤名的大将李宇航,此人平生以赵云为榜样,武艺超群且习得一手赵家枪,素有赵云的风范。李宇航沉稳的说道:“某无他意,刘公想怎么干宇航别无二话!”忽然两人跑进将军府气喘吁吁的说道:“不好了,张太守要准备把驻军调开护他出城!”此二人一叫黑子,另一位叫飞奇之天。两位皆是随刘公出生入死多年的青年将领。刘审当下说道:“快!事不宜迟,动手吧!”刘公毫不犹豫拔剑说道:“兄弟们随我去太守府!”

  见到张亮,超问曰:“敌军将至,太守欲往何去?”亮见众人个个面带杀气吓的两腿一软瘫在一边,“你。。。你。。。你们。。。。这是要。。。干什么?”“哼!干什么!辽军眼看杀到城下,你身为太守却想献城逃跑?我日你姥姥!”孙黑指着张亮就骂顺势一个耳光抽上

  与张亮合谋的一帮幕僚看事不好纷纷离席逃走,虎二一声令下身后的士兵一拥而上全部五花大绑按在堂下,张亮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你们。。。我平日待你们不薄。。。姓刘的!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朝廷钦命的四品大员,杀了我你也脱不了干系!”刘审思索半天说道“此贼留之无用,若落入辽军之手,雍凉各处关隘道路粮道以此贼的德行必告知辽军,到那时我等就更加被动啊!不如将其关押起来,待日后交朝廷处置。”听到刘审的话,仿佛给了张亮一丝底气,突然丧心病狂的爆笑

  张亮笑道:“哈哈哈哈!听见了吗姓刘的,还不赶紧老老实实放了我。”刘超气的咬牙切齿双眼一闭右手握着佩剑咔咔作响,正言说道“与雍凉全城百姓驻军的性命相比汝死一万次都不够!”说罢举剑要砍下去,突然一双手托住了刘的双手,众视之乃是李宇航。宇航语重心长的说道“刘公不可杀他,杀他的人不该是我们,就依审计公之言将其关押送朝廷处置。”说罢刘公点了点头,只见李宇航一把揪住张亮的头发活活拖到府外,对着府外不计其数的百姓驻军大声说道“张亮欲献城而逃弃尔等于不顾!今我主刘公为民除害”

  超赶紧点计凉州驻军百姓人数,钱粮储备,马匹,兵器数量。得知驻军尚有六万骑兵,钱粮可支应三月。刘审第一时间起草了告急文书八百里加急送至开封催促朝廷早日从冀州调兵来援,又发书一封至雍州,告知太守陈歪頭@梟歪頭加紧布防雍州。

  雍州太守陈歪頭名叫陈枭,是刘公多面的至交,为人谨慎冷静。收到刘审的告急文书后,亲自驱马来到了凉州。见到刘超,二人手握在了一起,超语重心长的说道:“陈兄,你我相识多年,此番辽军南侵,你我可要携手抗敌啊!”陈枭点头道:“兄弟何出此言,想你我从军多年,值此国家危难之际我等怎可做缩头乌龟。今我雍州尚有驻军九万,粮草足以支应一年,哦!对了,某这次来为兄弟送来了一份大礼。“超惊曰:”哦?是何物?“陈枭拍拍手,随军将数十辆粮车推进来,后面还跟着数不尽的兵马。陈枭缓缓说道:”所谓大丈夫有难同当,这是我雍州的三万兵马和十万担粮草,今一并交付贤弟,助你坑击辽军!“超视之瞬间热泪盈眶,这些是他最缺的东西。陈枭双手抱拳对着刘审,虎二,李宇航等人说道:”愿兄弟们助刘公一臂之力共同抵抗强敌,大丈夫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陈某告辞了!“说罢一个华丽的转身带着部将乘马而去。

  与此同时,辽军先锋大将萧龙的先头部队已到了距凉州不足三百里处驻扎。国舅耶律樱本姬的十万大军随后便到。一场恶战即将拉开帷幕!

  时值寒冬天气,凉州城内寒风凛冽,冻的百姓份纷纷闭门不出,有的落魄要饭的又怕冻死街头,皆被刘公派人安置到了城中译馆里。三军将士在刘公的鼓舞下严阵以待,此时刘超与刘审站在城楼上观望敌情,超曰“依先生看,此番我们有机会吗?”刘审无奈的瑶了摇说道“敌军四十万,以我们目前的兵力很难退敌,只能坚守待朝廷援兵到方可与敌。”超叹曰:“哎!也是,眼下这寒冬腊月,滴水成冰将士们苦不堪言。军心士气很重要啊。”一句话忽然刘审哈哈一笑。

  一个时辰以后,大辽先锋萧龙杀到,只见辽军三军齐整,统一黑马黑甲,步兵,骑兵,战车阵排列有序,远远望去黑压压一片,甚是骸人。萧龙压住阵脚,远望凉州城只见凉州城造在低洼之处,面前就是一个非常陡的大坡,非常有利于冲杀。副将孙信兴奋的说“大将军,下令冲杀吧,拿了头功好去元帅那里请赏。”萧龙大喝一声

  萧龙望见凉州城守兵不多,且多为老弱之兵,心中暗喜。大喝一声“进攻,杀!”身后大军随即纷纷冲向凉州,借助斜坡速度极快。突然大军开始乱了起来,原来斜坡路面都结了一层厚厚的一层冰面,因为冰面上被铺了一层杂草,所以很难看出来。刘审边喝着米酒边含笑看着即将发生的一幕!数万计的辽兵十万兵马眼睁睁看着同伴被地上的

  厚冰滑倒的滑倒,人仰马翻,先锋部队瞬间大乱萧龙也是收不住马,大叫“中计了,快撤!我们中计冲了!”,悲催的是公安的战车都拿来啊。

  一时间辽军先锋部队大乱,在斜坡上上不上下不下挤在一块。后面滑下来的战车把前面的士卒碾压致死,萧龙刚刚回过神来,忽然四周喊杀声四起。定睛一看,乃是凉州大将虎二率军一万从西门杀出,直奔已经乱成麻球的辽军而来。此时的辽军站都站不稳哪还有心思作战,瞬间苍簧逃窜。虎二下令后排弓箭手猛射,可怜五千辽兵活活被射死在斜坡之上,萧龙副将孙信舞刀来战,与虎二交手,二人你来我往战至五十余合虎二卖个破绽,孙信急于求成被虎二转身一刀将手中兵器打飞,就这样被虎二生擒于阵前

  刘公站在城楼上目睹了全过程,心中暗暗佩服刘审,萧龙见孙信被生擒,自己的兵马死伤无数已无心恋战,下令全军后撤等待国舅耶律樱本姬的到来。虎二见辽军已退,按照刘审的安排并没有追杀,指挥士卒捡取辽军遗落的兵器,马匹,战车等缁重物品。将孙信押回凉州发落,孙黑和彭飞奇亦收兵。虎二兴奋的将孙信押到城楼,超喜曰“虎将军神勇!还生擒了敌将。”虎二哈哈大笑说道“非我之功而是刘审巧于用兵方有今日的大捷!”刘审笑道“还多亏了刘公对我说的一句话提醒了我,于是计从新来。”

  原来刘审巧妙的利用寒冬低温,命孙黑子和彭飞奇二将带人将大量的凉水泼于辽军进攻必经的斜坡之路上,迅速结冰,再铺上大量杂草,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结冰。辽军先锋急于进攻数万人踏冰滑作一团,战车收不住速度而大乱,刘审又提前命虎二率凉州精锐待辽军大乱趁机杀出,辽军大败而归。萧龙狼狈不堪引残军找到了国舅耶律樱本姬本部,萧龙见到国舅咕咚跪下羞愧的说道:“末将对不住国舅爷!一时大意竟中了宋狗的奸计,宋贼奸诈竟然在大道上泼水成冰,导致我部大乱。”“行了!你起来吧。”国舅樱本姬咬牙切齿嘴角一抽,冷笑道:“看来我们小看了这凉州啊,此役罪不在尔,看来凉州城内有能人啊。传我军令!全部先锋军开赴凉州,我就不信我十万铁骑还拿不下个凉州。”随军参谋包胡伞进言道:“国舅且慢,元帅有令,全军缓缓进军,不可鲁莽啊。倘若有失恐挫动我军锐气。”樱本姬心中烦躁听到他拿艾旗说事一股无名火冲上脑门,喝道:“住口!你少拿元帅来压我,我说进军就进军,在朝廷他艾旗也得给我三分面子。倘若等他三十万后军到了我还没拿下凉州我还带什么兵!汝休要再言!”包胡伞默默无语轻轻叹息一声。于是辽军先锋精锐全部开动杀赴凉州境内。

  公元1090年冬,辽军南下伐宋。辽国国舅耶律樱本姬所率十万先锋精锐已逼近边关凉州,国舅下令三军列阵兵临城下。

  凉州城内刘审登城楼细细观察辽军阵势,感叹一声:“这辽军军容齐整,想必统兵之人必是能征善战之人啊。”刘超急忙问曰:“依刘审之见他们会攻城吗?”刘审缓缓答道:“我料不会,辽兵素来擅长阵地战,并不擅攻城战,况我们有九万兵马,并不惧他们,只是我们不能拖延日久,因为辽军大帅并未出现,恐其他三十万大军还在路上,若等到他们赶到我等休矣。”超听罢点头称是,于是果断下令开城迎敌,刘审突然说道:“两军对垒首战最为关键,一定要在气势上战胜他们,我意派出我们最强的大将出城。”话没说完一人说道:”我去!就让我去会会这辽军有什么人物。“刘审点头允诺,众视之,原来是凉州第一大将李宇航,之见宇航一身白袍银甲,潇洒的一个转身提起长枪下楼而去,宇航点拨一万精锐步兵大开南门,纵身单骑出城,对面则是黑压压一片辽兵。

  辽军见宋军出城,阵脚一阵骚动,国舅耶律樱本姬笑着看对面的李宇航,先锋大将萧龙大怒:”不劳国舅爷出马,让末将去砍了那人。“樱本姬轻轻笑道:“你且退下,想不到这小小的凉州还有人敢与我大辽相抗。我很久没露一手了,我亲去会他!”突然国舅抄起自己的大刀高抬马前蹄,气势汹汹。手指对面的宇航说道:“来将报上姓名!本国舅刀下不留无名之鬼!”宇航一声冷笑:“好大的口气,吾乃常山李宇航!”说罢拍马冲向樱本姬,

  二人交锋!樱本姬右手持刀冲向宇航,只见李宇航双手端平长枪盯准樱本姬直刺过去。樱本姬也不是泛泛之辈,将刀在面前一挑,将宇航一记直刺挑飞。宇航大怒,回身甩动枪尾重重的打在樱本姬后背,国舅咬牙忍住一把拽住缰绳甩过马头舞刀竖劈,宇航反应迅速后撤一步,险些中刀。心中暗暗叹道此人武艺不凡,于是打起精神全力攻击樱本姬,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八十余合不分胜负,两边士卒看的如痴如醉。

  宇航毫发未伤,两边士卒高叫喝彩,两军将士已经忘了对阵,被两位高手的对战迷得神魂颠倒。

  国舅杀的性起,心中感叹多年未遇这种高手,突然收刀指着宇航喝道:“李宇航!你只不过擅躲避之术,并无真本事,看我回阵换兵器再战你!”于是樱本姬拍马回阵,命小卒取来双锤。樱本姬深知宇航长枪厉害,想用双锤破他长枪。樱本姬手握双锤,大喝一声!

  李宇航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辽军国舅,的确算得上自己的对手。习武者在战场上得遇对手是一种知音是一种幸事,当下宇航轻轻的说了一句:“你可要看好喽!”

  樱本姬快马冲过来朝宇航扔过来一只大锤,原来大锤内藏锁链可以伸缩攻击。锁链伸出速度极快,瞬间大锤砸向宇航面门,李宇航本能的用长枪在面前一档,被这突如其来的大锤惊出一身冷汗。由于大锤巨大的冲击力将宇航震的身子一歪,险些跌下马来。

  李宇航毕竟武艺高超,打起精神右手将长枪扎在地上支撑住了身体。迅速翻身上马继续迎战樱本姬。宇航快马冲向樱本姬纵身直刺国舅,此时的国舅因为已经抛出一只大锤,暂时没法收回,露出破绽。

  只见国舅的大锤竟然砸进了地面,掀起一阵尘土。巨大的反弹力竟将宇航的长枪弹飞。瞬间两人手中的兵器皆无,二人武艺在伯仲之间不分高下竟然拼的双双失了兵器,二人心中有数,也算打和。国舅看着李宇航哈哈大笑,宇航也仰天大笑,二人不约而同的返回了阵中。辽军下令收军后撤三十里驻扎。

  就在辽军先锋与凉州军陷入僵局的同时,辽军主力由艾旗元帅率领的三十万后军快马加鞭日行百里已经快要赶上国舅的先锋军。就在这时,艾旗手下的名将颜姬公主献策说道:“启禀元帅,国舅的十万先锋兵锋正劲,已经全面牵扯了凉州的兵力,据探子回报雍州太守陈枭前几日分了三万兵给了凉州。此时我料雍州驻军绝不会超过五万,元帅此时何不将大军开赴雍州打他个措手不及,一举拿下雍州,拿下雍州凉州自然无力抵抗。”艾旗在车中听罢开怀大笑,笑道:“公主说的正合我意,我军此次出兵南征我誓要灭了宋朝!拿下雍凉我军可直取长安,此役不能拖延。”于是下令全军调转方向朝雍州方向杀去。

  辽国大帅艾旗在车中志骄意满,闭目养神,手中还把玩着自己随军的宠物黑色小蛇。此时雍州已大祸不远。

  此时的雍州城内一片井然,太守陈枭一脸忧愁站在城楼上望着凉州方向的天空,他已知凉州开战,担心凉州安危。忽然!探马火速登楼回报,只见探马小卒滚下马来,直奔城楼。上气不接下气慌忙报曰:“陈太守!不。。。。不好了!不好了!”陈枭心中一沉:“别慌!快说怎么了。”探马满脸大汗慌张的答道:“在下探得辽军主力已经朝我们来了!”“快说!多少兵马?”陈枭急忙问道。探马道:“黑压压一片直连天边数不清多少人啊!在下远眺看到中军挂着帅字旗。”陈枭听罢心里咯噔一下,额头不觉一层汗珠,他心里明白帅字旗意味着什么。陈枭一阵头晕双手紧握楼柄,叹道:“没想到辽军主力会调转方向来打我们。来人啊!传我军令,谁也不准把消息传到凉州,否则杀无赦!全军准备迎敌!“他深知这个噩耗若传到凉州会大大影响凉州军心。

  不出两个时辰,辽军主力全部杀到!陈枭站在城头已经可以看到辽军。只见辽军阵势齐整,直连天边。陈枭命大将布姬,副将黄皮,胡挂,高科目,谷三率领士卒备好热油,长矛,弓箭,滚木准备迎敌。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呢?且看下回分解。

本文由2019亚洲杯竞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