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怀与期望——罗瑞卿部长与政法干警座谈纪实

作者:中甲

  罗瑞卿(1906年5月31日—1978年8月3日),四川南充人,中国工农红军、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要领导人之一。早年入黄埔军校,1926年加入中国青年团,1928年10月加入中国。解放战争时期,任晋察冀中央局、华北军区政治部主任,参与石家庄、太原战役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公安部部长、国务院副总理、总参谋长等职。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1958年11月2-5日,陪同贺龙、元帅在张家口视察。今天为大家介绍罗瑞卿与张家口政法公安战线领导干部举行座谈纪实。

  1958年11月2日,中共中央委员、公安部部长罗瑞卿,在陪同贺龙、、罗荣桓三位元帅视察张北返抵张家口后,召见张家口专区地、市、县(蔚县、怀安、张北、龙关、怀来5个大县)政法公安战线领导干部举行座谈。

  11月4日下午2点,参加召见的人齐集公安处小会议室,等候罗瑞卿部长的到来。2点30分,罗部长在地区公安处处长孙凯的陪同下走进会议室。同志们不约而同地起立鼓掌欢迎。孙处长一边介绍,罗部长一边同与会者亲切握手,然后招手示意,让大家坐下,并面带微笑对大家说:“让你们久等了”。罗瑞卿部长是四川省南充县人,高大的个子,体形魁梧,讲话不紧不慢,声音宏亮。

  罗部长落座后说道:“又和张家口的同志见面了。”他接着说:“我对张家口并不陌生,与张家口的不少干部、老百姓见过面。”部长讲的,大家一听都明白,他指的是1948年春,杨(得志)罗(瑞卿)耿(飚)兵团解放蔚县、广灵、阳原、天镇、怀安,在1948年12月平津战役中,杨、罗、耿在新保安北面赵家山村农舍里,指挥华北第二兵团,围歼傅作义赖以起家的‘王牌’三十五军时的事。罗部长说:“察南战役,部队打了胜仗,把军队赶到平绥线上,是与地方的大力支援分不开的,地方有很大功劳。”罗部长接着说:“打新保安,天寒地冻,老百姓把暖房让给我部队住,把热饭送到战壕里,消灭三十五军的功劳,也不应该全记在部队的功劳簿上。”几句开场白,使会议室严肃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活跃了。

  接着,罗部长着重讲了法制建设、依法办事和对公安干部的要求与希望等问题。他说:“宪法是国家的,是根本法,政法公安战线一切工作都必须遵循宪法原则。要按照已有的各项法律、法规条文办事。不能认为手中有权,可越轨行事。要牢记执法机关的权利,是人民赋予的,要全心全意为人服务,保护人民,打击敌人,保卫社会主义建设顺利进行。公安机关要绝对服从党的领导,成为党的驯服工具。法律是有阶级性的。我们的法律是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的,是保护全国大多数人民利益的。西方资产阶级口口声声宣传他们是如何如何民主;那完全是骗人的鬼话。西方资产阶级的法律是为少数统治阶级服务的。现在,我们的法律还不完备,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政法战线干部是执法的,要学法、懂法.守法。办事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成为遵纪守法的模范。不假公济私,不以权谋私。”

  罗部长继续说到:“张家口自古就是军事要塞,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张家口是首都北京的北大门,确切地说你们是为首都北京、为党中央、为毛主席站岗守门的,担子重大啊!也是很光荣的。希望你们把工作作好,保卫北京的安全”。

  与会同志怀着激动的心情,听着部长的谆谆教导。大家都认真地听,有的记着笔记,有的当场回答一些提问。部长讲话后,有的作了即席发言。罗部长听了发言,说道:“张家口的干部素质是好的。公安战线在察哈尔省撤销时,给你们留了不少骨干,这也是从工作需要考虑的”。

  11月初的天气,已是初冬,天短了。会前罗部长答应会后与大家合影留念。韩文耀早就把摄影师请来,在篮球场架好相机等候。不是韩文耀催促,差点误了合适的拍照时间。

  待人们排列好位置,正要开拍时,罗部长见一旁还站一些人观看,就问孙凯:“他们是公安处的吧?”孙凯说:“是”。罗部长招手示意,说:“都来,都来嘛!”孙凯也说:“都参加!都参加!”这些同志都找好位置,一起参加了照相。事后有人说:“作梦也没想到有幸和罗瑞卿大将一起照相,别提当时心里多高兴了。可惜,在‘砸烂公、检、法’的动乱年代,照片大都被造反派抄走或毁掉了”。

  因为参加照相的人多,需要分段拍照4次。罗部长见状,说:“这怎么行?”罗部长回京后不久,帮助公安处解决一台美制摄相转机。至今,这是张家口唯一一台转机,仍在使用,可称得上是一台功勋相机。

  罗瑞卿部长在张期间,还委托夫人郝治平与张家口地、市公安战线妇女干部霍振英、黄玉华等一起照相留念。霍振英至今还珍藏着与郝治平的合影,她一提起此事,就想起罗部长的关怀,视为一生中的幸事。

  1956年3月5日,罗瑞卿成为美国时代周刊封面人物,标题是红色中国的警察领袖罗瑞卿。

  视察张北、宣化后,罗瑞卿因公急返北京。孙凯到机场送行。北京空军飞机飞抵榆林机场上空,盘旋了两圈仍不降落。罗瑞卿用他的代号,通过步话机向机长发出立即降落的命令,飞机才徐徐降落。罗瑞卿让孙凯同机到京,并利用飞京短暂时间,在飞机上与孙凯谈了公安保卫工作。“”期间,造反派因为此行,给孙凯定了一条主要“罪状”,说孙凯是罗瑞卿的“黑干将”。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我是资深机长陈建国,5个月两次坠机,波音737 MAX 8有何问题,问吧!

本文由皇家赌场hj883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