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演戏曲音乐剧 黄百鸣 麦嘉:一定好睇

作者:中甲

  黄百鸣和麦嘉过往合作无间,要数两人的经典合作,可谓多不胜数,例如电影《鬼马智多星》、《最佳拍档》等等。近日,两人再度合体,演出戏曲音乐剧《一代天娇》,将于七月十九至二十二日在香港演艺学院歌剧院举行,剧本更由麦嘉重新编写。黄百鸣大赞剧本成功:“剧本吸引可令观众不去厕所,到后来又有感情位,这部戏是喜怒哀乐的元素都有。”/

  戏曲音乐剧《一代天娇》讲的是已故粤剧艺术家红线女的故事,以独特叙事方式描述红线女由初出道至晚年的事迹,概括而立体地展现其坚毅不拔的精神和艺术之光。她毕生好学不倦,更把中国各地的表演艺术甚至西洋歌剧融入粤剧,她为了追寻艺术,不惜放弃一切既得的浮华,毅然投入风起云涌的年代,虽然面对荆棘满途,却不能动摇她追求艺术的决心。

  这次的剧本由麦嘉重新包装,他说:“我由头写过晒,重新编过,原来个剧本是讲红线女好乖的,好忠于原来的人物。但写人物的电影和舞台剧是很难,太过老实,观众不喜欢看,歌功颂德,观众也不喜欢看。你讲八卦、丑闻等等,人家的屋企人又不喜欢,所以好难写。那如何写得有趣呢?第一场戏,就是偏离了真正的故事少少,但是好好玩,好好看,合情合理,我就问百鸣:‘我这样写行不行,但是有少少偏离啊。’百鸣说:‘好看就行。’高志森(《一代天娇》监製及导演)又说可以,然后就偏离少少变成这样写。观众好接受,好喜欢。要观众觉得好看,就是最难的难度,我们就做得到,不好看就回水!哈哈!”

  剧中,麦嘉饰演马师曾,黄百鸣则饰演薛觉先,两人同样需要唱部分粤曲。麦嘉回想起当初找黄百鸣合作的时候,最意想不到的就是对方会唱粤曲,大为惊讶。他说:“我在广州帮人家做慈善演出,回来看报纸,原来黄百鸣也在香港帮人家慈善演出,唱粤曲。我当初不知道他会唱粤曲,在新艺城那个时候,他没有唱过粤曲,我就问他有没有兴趣,他居然话有兴趣,‘牙擦擦’应承了,之后发觉他又唱得似模似样。哈哈哈,真的好惊讶。”

  “其实我没有练开(粤曲)的,自小就是因为爸爸喜欢听薛觉先,薛觉先是他的偶像,爸爸在家中经常唱,又买他的唱片。所以我细细个就听他唱,爸爸又带我去看大戏,看过很经典的真善美剧团,其中看过两个戏曲,一个叫《蝴蝶夫人》,一个就是《光绪皇夜祭珍妃》。我小时候就听爸爸唱粤曲,又有去看真善美剧团的演出,这就是我小时候对粤曲的印象。后来大了,我有机会与一些(粤剧)乐队合作过,就是当时我在TVB做编剧拍摄《黄飞鸿》剧集,那个时候关德兴师傅每个星期都会去关氏宗亲会唱粤曲,那儿有一队乐队,关师傅就去唱粤曲。他说:‘百鸣你去唱一下。’我就唱《胡不归之慰妻》,因此有少少同乐队合作的经验,但只是维持了一年。之后拍完那个剧集,大家各散东西,没有一起唱粤曲,但就给了我一个夹过乐队的经验,所以后来好多时候的筹款演出,我就唱《胡不归之慰妻》,因为我就只会这一首。那时麦嘉叫我唱粤曲,我就唱了这首。”黄百鸣回忆道。

  两人在访问中尽显合拍和搞笑,黄百鸣又踢爆麦嘉以往拍电影时多数不记对白,靠后期配音;麦嘉即笑言:“当年拍电影,我们都只是讲1234567,镜头前有表情,之后配音就可以啦,哈哈哈!”两人聚在一起,予人搞笑合拍之感,他们没有特别夹过,却是一拍即合,原本就是十分有默契的拍档。

  黄百鸣想起当年与麦嘉初见面时,就被对方考起,说:“我很多谢他(麦嘉)欣赏我的剧本,其实我本身是做洋行的,后来为TVB写剧本。但是当时我不认识(电影)人,剧本回响不佳,而麦嘉从美国回来,他想找编剧,有个人就介绍了我。我见麦嘉,他就考我,着我用两支兵器帮他写个剧本,一把单刀和一支缨枪,当时我写的第一个剧本就是《搏命单刀夺命枪》,几卖座的。公司本来叫嘉宝公司(嘉就是麦嘉,宝就是洪金宝),他是我的老闆,但之后洪金宝签了嘉禾。石天在《搏命单刀夺命枪》里演的角色都好抢戏,之后就话不如我们三个合作搞一间奋斗公司,编、导、演都齐了,就成立了奋斗公司,拍了一系列都是搞笑的电影,《无名小卒》、《疯狂大老千》、《咸鱼翻生》等,当年我们所有的电影都排在金公主院线。”

  讲到财力,黄百鸣和麦嘉自知不及当时的两大公司,“金公主院线当时是最弱的,他们不停找我们拍戏,就成立新艺城公司。我们那个时候有奋斗的精神,不停度剧本,人家财雄势大,我们就有一个奋斗房,我们集多人的智慧去想剧本,当时新艺城的成功是以剧本取胜的,后来拍了很多电影如《追女仔》等。”

  两人合作了十年,那时的电影十分成功,两人直言他们的经歷永远在心中。黄百鸣坦言:“我们好似同一个脑,那十年,我们所想的事不会相差太远。有一些人你想左,我想右,永远沟通不了。”麦嘉透露曾试过在新艺城时期请一些导演回来,对方拿着剧本一脸疑惑问:“好笑咩?”“我见到他好惨,我们要解释一轮,又要示范给他看,这样演就好笑。或者有人会问:‘这句对白好玩咩?调转行不行?’那当然就不行,调转了就不好笑。他们就不是我们那杯茶。”纵然两人在度剧本期间都有吵过架,但总会得出结果,大家磨合得到。

  两人一向合作拍摄电影,今次合作演出戏曲音乐剧,麦嘉都说,希望将今次的演出拍摄成电影。对比舞台剧和电影,两人均觉得舞台剧可以在不同的场次上进行修改,但电影拍了出来就定型了。黄百鸣说:“这是我们在香港第三次演出,第一次和第三次已经不同了,我们会检讨的,可能这一个位可以不用这样,可能有些戏需要加长,每场戏都不一样。好似苏春梅只唱一段,之后有观众觉得不够喉,我们又会加长一点,因应观众的反应。这就是舞台剧的魅力。”

  麦嘉在娱乐圈这么久,他透露有个心愿,就是希望将娱乐圈的入门窍门、要小心什么、娱乐圈有什么顾忌等内容,写成三部戏,希望成为新人入行前必须欣赏的三部戏。他说:“有一些人说:‘我很讨厌影迷过来跟我合照。’你千万不要说这些话,你厌、觉得辛苦就改行,不要做这一行,说这些都是废话,你想不红好容易,观众是一个个储回来的,衰一次就玩完。成名则要几十个因素加起来才可以成名,我已经在写第二部戏的内容。”

本文由2019亚洲杯竞猜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